玉龙城,中土嵊洲上一座比较有名气的城市!一行男女一边领略着周围的城市风光,一边有说有笑的向前走着。他们的前方是一个蹦蹦跳跳,天真无邪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突然一阵清气飘到大街,小玉嗅了嗅,脸上露出欢愉之色!连忙跑到后方那一行男女前,对为首的那个男子身边道:“*,*!你有没有问道一股香味?”

    叶道天嗅了嗅,一股如大自然的香气顺着叶道天的鼻子流入肺腑!一时间,这道清香让叶道天仿佛置身于大自然之中!

    咸浪等人也嗅了嗅,当感受了这清香后咸浪微微一笑道:“呵呵,没想到,这玉龙城内还有*食戟之道的修士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啊,而且此人在食戟之道上的成绩,不逊色于你,甚至有过之!”叶道天揉了揉小玉的秀发,看着咸浪笑道。

    咸浪到没有死不承认,他就是*食戟之道的,他自然明明白白的!这个修士的食戟之道,的确如叶道天所说,要强过自己!但却没因此嫉妒,无论哪一道,总有人走在你的前面!

    这并没有什么好嫉妒的,他强任他强,清风扫大冈!强一时,不代表能强一辈子!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先满足小玉的口腹之欲吧!”

    小玉一听那樱桃小嘴顿时撅了起来,把叶道天的胳膊一甩,不满的嘟囔道:“哼,什么满足我的口腹之欲!我看是*你肚子中的酒虫睡醒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不愧是我的贴心小棉袄,小玉就是了解我!”叶道天见状哈哈大笑,抱起小玉就顺着这道清香走去。

    七拐八拐之后,一座很是朴素的酒楼出现在几人的眼前。看着眼前这毫不起眼的酒楼,几人都有些惊讶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谁能想到这小小的十分朴素的酒楼内,隐藏着一位在食戟之道上有很大成绩的修士!

    几人相视一笑,缓缓的走了进去!当走入酒楼后,叶道天几人都傻眼了。这酒楼内竟已客满为患了!

    这时,一位先天境的伙计向叶道天几人迎来,其看了看几人的装束后微微一笑道:“呵呵,几位客官很抱歉,包厢的房间一早就被人定完了,所以只能委屈几位客官坐着大厅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无妨,在哪里吃都可以!”叶道天微微一笑,他自然知道小二为何对几人如此客气!准确的来说是对蓝心蓝玉客气,只因他从蓝心姐弟的穿着就看出他们二人是蓝家的子弟。“将你们店的招牌菜都上一边吧!另外,再来几壶美酒!”

    小二闻言眼眸中略有所思,这两位蓝家的弟子不点菜,竟然让一个身着朴素的青衣青年点菜,可见这两位蓝家子弟是以这青衣青年为首的啊!

    遂,心如明镜一般的小二对叶道天恭敬道:“嗯,好的,各位公子小姐请稍等片刻!”

    小二走后,一旁的蓝玉皱了皱眉头道:“呵呵,这酒楼不简单呢!这小二不过看了我与姐姐的装束,就确信我们是蓝家的子弟!而当天哥点菜时,那小二的神情又有了变化!一个店小二都有这眼光,这家店果然不简单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错,这酒楼看来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酒楼!这里好似消息买卖的地方!”叶道天喝了口香茶略有所思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而小玉呢,这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四周吃饭的客人。

    叶道天这桌的右手边第三桌,那桌仅有一个人。那人身着一袭白色长衫,梳着书生的发髻,一张英俊的脸庞温暖如玉。而其桌上呢,仅有一壶一杯一盘!

    叶道天闻了闻那酒杯中酒的酒香,很辣,那酒一般只有行走江湖的侠客们喜欢喝。而那盘中呢,则是整一块的牛肉。

    那书生喝了口酒后,迫不及待的用刀子,从那整一块的牛肉上切了一小块牛肉下来!刀法犀利,老练,好似切过不知多少次的牛肉。而后,用左手那早已等不及的叉子,将牛肉插起!

    丝丝的血液从牛肉中渗出,而那书生好似十分享受一般,将这不足五分熟的牛肉放入嘴中后,却又细细的咀嚼起来。一脸享受的模样。

    叶道天前方的第四张桌子,一位憨厚的壮汉可能是喝多了吧,酒劲来了,开始窜起桌来。

    那壮汉来到其桌子的右边一张,也不管那桌的人是不是认识他,拉起一个人就与其碰杯。而那被拉起的修士,看着如此憨厚好爽的壮汉,心中也十分的欢愉!也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看着空了的酒杯,那壮汉喊了一声老哥,并给其斟满!不过盏茶钟的功夫,那壮汉便于这一桌的修士打成了一片,喝的那是好不愉快!

    酒过三圈,那憨厚的壮汉见喝的差不多了,便又转战到下一桌。

    看着那在桌与桌间窜动的憨厚壮汉眼底的一抹狡黠,叶道天笑了笑。

    叶道天这桌的左前方,一位邋里邋遢的人毫无坐样的剥着熟花生,吃两粒酌一小口。只听得其小声的喃呢着:“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。但愿老死花酒间,不愿鞠躬车马前。车尘马足富者趣,酒盏花枝贫者缘。若将富贵比贫贱,一在平地一在天。若将贫**车马,他得驱驰我得闲。”

    有趣,有趣!听着那邋里邋遢之人的豪诗言辞,叶道天不禁暗自赞叹。

    叶道天的后方,一群衣冠端坐的中年人,一边饮着富雅词骚,一边互斟互酌。叶道天正感叹,自己何时能如这群中年人,与自己的兄弟一边闲静下来,一边聊着家常,一边饮着辞藻时。

    只听得,那富雅词骚之下低声的秽语,这样叶道天对这群中年人的态度一下子完全变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小二便将一盘又一盘色彩明艳,香气飘飘的菜肴端了上来!而这主菜所飘出的香味,便是叶道天在大街上问道的那种大自然的清香!

    叶道天看了看咸浪,咸浪笑着摇了摇头,夹起一叨主菜,细细的品尝后点了点头道:“呵呵,不错,此人在食戟之道上的成就要远高于我!不知此人是一位同辈,还是一位前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做这道菜的是一位前辈!所以,你也不用这般的低沉了!同辈中,在食戟之道上的成就,我想没有几个能压你一头的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天哥说的不错!虽然我在其他方面比不上天骄,但在这食戟之道上,我敢说,同辈中能压我一头的不足一手之数!” 咸浪闻言很是自信的大笑起来,其身上的那股自信是来自于心底的!

    在叶道天看来,这咸浪还是谦虚了!叶道天虽然也是第一次见*食戟之道的人,但从咸浪与蓝玉那匆匆的一次交手中,叶道天估计,*食戟之道的同辈中,咸浪可位居第一!

    “咳咳,大家安静一下!”这时,一个小二走到大厅正中,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后,连咳两声道。“我东家说,时机已到,请拿到令牌的客人走入后院!”

    待这小二说完后,那吃着不足半熟牛肉的书生,用白色的丝帕擦了擦嘴角的血色,顿时,那白色的丝帕显得有些刺目起来!而后,抿了口香茶,拿出一枚很是普通的令牌,示意小二,小二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那个疯疯癫癫乞丐模样的中年男子,长啸一声,一枚令牌出现在小二的眼前,小二看过点了点头后,那乞丐手一收,令牌又回到其手中!而后提着一壶美酒,径直走入后院。

    而那群衣冠端坐的儒雅的中年人也纷纷拿出一块朴素的令牌!小二点头示意后,这群儒雅的中年人对视点了点头,纷纷走入后院。

    “咦?我的令牌呢?”

    “我靠!我不仅令牌没了,储物戒内的所有东西都没了!”

    “咋的?你也是啊!我还以为就我一人呢!”

    随着一道道惊诧声响起,酒馆内顿时轰嘈嘈一片!但无一例外的是,他们的储物戒都空空如也了!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叶道天笑了笑,凡是储物戒内空空如也的修士,都是被那壮汉敬过酒的修士!在那壮汉敬酒之时,壮汉就用了一种秘法悄无声息的将其财物全都敛去!

    而看到小二说要拿令牌才能进后院,叶道天便明白那壮汉的用意了!可是,那壮汉不怕众人围攻么?

    就在叶道天疑惑之时,壮汉当众拿出了数十枚令牌,且高声嚷道:“大家静一静,我这里有多的令牌,需要的可以用灵石购之!”

    看着壮汉手中的令牌,那些丢失令牌的修士都愤怒的看向壮汉,但却没有一人动手!

    只见那壮汉完全无视丢失令牌的修士们,自顾自的笑道:“呵呵,别这么看我,这都是我辛苦搜集来的。不用多,一枚令牌一亿中品灵石!这很划算吧!”

    “划算?小子!你偷了我们的令牌,现在又将令牌卖给我们,你是不是找死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是啊,小子,偷东西也不选个正确的地方!”

    壮汉看着怒气冲冲的众人,嘴角微微一翘,满不在乎的挪耶道:“呵,你们可有证据证明你们的令牌是我偷的?你喊令牌一声,它可答应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什么我,买就买,不买滚蛋,别打扰我做生意!”

章节目录

沧澜仙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三两姜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五十六章 酒馆,沧澜仙纪,笔趣阁并收藏沧澜仙纪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