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额~额~额~”那壮汉捂着脖子直愣愣的盯着叶道天,殷红的鲜血不停地从其脖子中溢出。其周身的小弟们都看傻了,这,这怎么可能,那在自己心中如同神一般的大哥,竟然就这样被人一剑斩了?不可能,这不可能!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一阵狂笑声从这群壮汉的小弟身后传来,这壮汉的小弟们直愣愣的回过头,看着狂笑着的壮汉,身心一松。就说么,那如同神一般的大哥,怎么可能被这小子一剑斩了!

    “啪啪!”只见那壮汉一边拍手一边向叶道天走来,且不停的赞赏道。“不错,不错,凝鼎十重就能一剑灭杀了我的一道分身,厉害!厉害!”

    而叶道天却一点都不意外,看着眼前那孕丹一重的壮汉微微一笑道:“呵呵,分身?不知你还有多少替死符?”

    看着叶道天一语道破,壮汉的确有些意外,没想到这叶道天竟然一眼就看破自己使用的是替死符,心中更是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而那玉面书生沈恒呢,心中更是高兴了,就连其都没发现壮汉是用了替死符,这紫极魔瞳可真是厉害,一眼便能看透世间的真伪,看样子自己是很有必要得到这一双眼睛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到底有多少替死符,你大可试一试,我想玩死你应该不在话下!” 那壮汉虽然十分的警惕,但却一点也不在乎,那模样好似有着数不尽的替死符一般!

    看着壮汉这般模样,叶道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这家伙儿难道是盗了一个大宗门的宝库?还是怎的,竟然这般随意的使用替死符?若是这家伙儿真如其表现的这般,那可真的令人头疼了!

    “呵呵,不死阎罗鬼蜮,说大话也要有个限度,到时候可别被打脸了!”

    鬼蜮回过头看了看警惕着看着自己的沈恒哈哈一笑道:“哈哈哈,玉面书生沈恒,你又在这做好人了?”

    鬼蜮那“做好人”三个字咬的特别重,看样子这二人只见似乎还有着矛盾,而这鬼蜮也似乎知道沈恒的一些为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沈恒却好似没听到一般,脸色依旧十分的平静,仿佛鬼蜮说的不是自己一般。“呵呵,萧老板,我们要打开这最终的机缘你没意见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~”萧落闻言微微一笑,其知道这沈恒在试探自己,看样子他对自己的虚实已经开始怀疑了!既然如此~萧落笑道。“呵呵,你们若是能打开这最终的机缘,那打开便是。虽然我是这块险地的发起者,但宝贝么有缘者得之!难道我不同意沈兄就不会动这机缘了么?”

    看着萧落那毫无变化的神情,以及那毫无破绽的回答,沈恒眼睛微微的眯起。“呵呵,既然如此,那萧老板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看着沈恒这意味深长的笑容,萧落愣了一下,一种不祥的预感尤然而生。难道自己忽略了什么么?可萧落仔细回想了一下,也没发现刚刚自己有任何异样啊!可这股不祥的预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

    待沈恒走大这方大地的中央之时,却笑了笑道:“呵呵,各位既然来了就出来一见吧,想着坐收渔翁之利么?”

    “嗤嗤嗤~”一道可怖的声音从地下传出,一位中年修士从地下钻出。不过这中年修士长得却有些不协调,头大身子小,就是一侏儒!这是先天上的缺陷,即便成了修士,这先天上的缺陷,依旧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“嚯嚯嚯~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地老鼠瀛龙!”

    “哼!”看着犹如一朵白云飘来的穿着有些娘的中年修士,地老鼠瀛龙冷哼一声道。“伏耀你这个阴人,十万八千里外就能感受到你身上这阴寒的气息!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,地老鼠你找死!”伏耀闻言脸上虽然依旧带着笑容,可身上的气息却越发的阴冷起来,对这瀛龙皮笑肉不笑的威胁道。“三年前我给你留下的那道伤疤好了是吗!”

    伏耀的威胁对瀛龙来说根本没有丝毫的作用,瀛龙看着伏耀那阴冷的笑容再次笑着讥讽道:“呵呵,三年前不明白你这阴人的招式,但在这三年间我可是将你研究的透透的,至于谁给谁留下伤疤,现在可不好说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”伏耀欲要动手,却被一道清丽的声音阻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打架了?那让老婆子我掺一脚如何?”

    远处,一老态龙钟白发苍苍满脸褶皱的老妇人,拄着拐杖一颤一颤的向几人走来。可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瞧这弱不禁风的老妇人,纷纷自动向后给这老妇人让出路来!生怕与这老妇人发生什么瓜葛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,老婆子我就这么不受欢迎么!”那拄着拐杖的老妇人,也没向四周看只是轻轻一笑,但众人却连忙向后退了数百丈!可见,这老妇人在众人的印象中是多么的可怕了!

    “呵呵,玉蝎美刹罗夫人,当年的事伏耀可一直铭记在心呐!”看着向自己等人走来的老妇人,伏耀用他那不男不女的声音尖尖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而那老妇人却面不改色的笑道:“呵呵,伏耀小子,当年可是你对我起了色心,可怪不得我!我只废了你一肢已经是便宜你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伏耀面色一沉欲要再次出言恐吓,却被罗夫人直接打断了。“怎么,伏耀小娃娃,难道你想和老身过两招么?”

    看着这前后到来的三人,叶道天眼眸微微一缩,前两人都有着孕丹三重的修为,而他们二人的战力要远远的大于这个数值!而这老妇人叶道天却摸不着其深浅,虽然其修为也是孕丹三重,但其身上的那股死气却让叶道天的汗毛倒立!

    死之一道,没想到有人竟然*了这么一条在悬崖边上走的道路!死之一道顾名思义,只有入死才能踏入的道。可这罗夫人好像连门槛都没踏入,可为何有着这么浓烈的死气呢?

    若不是这罗夫人有意压制着身上的死气,其周身的青苔早就化成了黄土!可即便这样,罗夫人脚下的那片鲜绿已慢慢的枯黄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的一声,众人循声看去,只见玉面书生沈恒脚下的那一方土地缓缓的裂开,一道金光冲入遗迹的穹顶,一幅金*的画卷在遗迹的穹顶不停地变换着。

    画卷上的内容很杂,从山峦大海到无限苍穹,从小草到真龙真凤。总之,天地间的景物,这画卷上都无所不包,应有尽有!

    看着穹顶的流转的景物,萧落的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。但很快萧落便稳住了心神,萧落目光闪闪的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良久,金光才缓缓的消散。当这金光隐入地面后,一个卷轴缓缓的从那大地的裂口缓缓的升起。看着这个卷轴,沈恒有些激动,这次果然没有让其失望。探寻了那么多的险地险境,终于遇到了这幅卷轴!若是得到这卷轴,那

    遂毫不犹如的伸手抓去,可那卷轴似乎很有灵性一般,瞬间躲开了萧落的这一抓!沈恒见状笑意更浓了,这果然是真正的天道玉轴!

    “天道玉轴!”不知是谁突然惊呼一声,天道玉轴四个字传入众人的耳中,众人有的人十分的激动,有的人却很是茫然,天道玉轴是个什么东西?待听完其他人的解释后,这些茫然修士的脸上都泛起贪婪之色!

    天道玉轴,记录着天下万般道!传说每当一元的元末才会现世!而一旦天道玉轴出世便意味着天下大乱,意味着天地大劫即将降临!

    据传说得天道玉轴者得天下,这里的天下可不仅仅指的是东玄域所在的这个世界,而是诸天万界!可这天道玉轴却从未有人得到过,从太古到中古。

    一旁先前十分激动的萧落看着这飘在空中的天道玉轴,情绪不禁有些失落。这并不是萧落所要找寻的东西,难道连老天都要绝自己么?

    “落儿~”老乞丐察觉到萧落情绪的变化,忍不住叹了口气,这难道都是天命么?天命难为呐!

    些许萧落便恢复了平静,转头看向老乞丐,微微一笑道:“呵呵,枯爷爷,我没事,或许这就是命吧!此行之后,我便与枯爷爷一起饮酒下棋了断此生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~”老乞丐欲要说些什么,但看到萧落那释然的目光,叹了口气欣然一笑道。“呵呵,好!”

    “天道玉轴么~”叶道天喃喃一语,他对天道玉轴的了解可比其他人多得多!只因《罗天自传》中对天道玉轴有着比较详细的记载,而《罗天自传》中对天道玉轴的记载比刚刚众人介绍的要逆天的多的多!

    那简直是一神物!据《罗天自传》的记载,得天道玉轴者可成仙!能够助人成仙,那得天下简直轻而易举!

    仙,那是诸天万界每个修道的生灵最终的目的!可自太古到如今,还从未有任何生灵修成真仙!

    遂仙到底存不存在,众生并不知晓,但却将其作为一种美好的寄托,给予*之中!

    *是为了什么,为了长生,为了不死,可从未有人能够不死的!饶是曾经屹立天地的王者,最终还是化成了一撮黄土!

    想到这,叶道天不禁暗自想道:“奶奶的,这次可亏出血了!待事成之后,一定要好好的宰萧落一顿!”

章节目录

沧澜仙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三两姜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天道玉轴,沧澜仙纪,笔趣阁并收藏沧澜仙纪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